中国书法大厦 中国书法大厦网 中国书法大厦艺术网 中国书法大厦书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3|回复: 0

中国书法“三名工程”谢少承访谈

[复制链接]

56

主题

67

帖子

25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58
发表于 2018-4-12 09: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甜甜 于 2018-4-12 09:25 编辑

   谢少承
  1963年出生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南京军区美术书法研究院秘书长
   
  采访时间:2013年7月9日
  采访地点:南京谢少承工作室


  记  者:谢老师好,评论家说您的作品既入古,又出新,这个新就是说时代感,您是怎么做到的?

  谢少承: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审美取向。当今世界,信息交流发达,我们的艺术创作与整个世界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东西方思想文化相互激荡,各种艺术倾向,也时刻影响着当下中国文化艺术的走向,人的思想现在是开放的,它不仅向纵深历史看,也横向向周围的国家、民族看,向姊妹艺术看。这样就形成了时空的交叉点,形成当代艺术新的审美定位。我们吸收和接纳各种艺术观念,是一个自觉与不自觉的过程。书法创作的努力方向,应该表现出厚重历史沉淀与当代艺术理念,我正朝这个方向前行。

  记  者:比如我们现在说流行书风,跟您说的有时代烙印的这种书风是有区别的吗?

  谢少承:应该说既有区别,又割裂不开。流行书风强调个性,强调这个时代的特征。但是我们必须要对书法的本源梳理清楚才能有所创造。朱熹有诗,“为有源头活水来”,“活水”就是我们要从传统经典当中学习掌握它的技法,它是书法的本源,是赖以生存的土壤。有了技法的支持,才能结合自己的艺术判断,来给它调整、化解,变成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同时也是具有时代感的优秀书法作品。我也曾受流行书风的深刻影响,自我感觉到当时跟风走,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就是笔墨功夫不到位,缺失了技法这个环节来支撑。想想看,我们欣赏某件书法作品,说很耐看,为什么呢?这里面是有很多技法的细节增加了审美的含金量,如果缺失了这一点,光剩个花架子可能不行。有时代烙印的书风,一定会加倍注重传统这根链条,否则,它便会与书法艺术发展史脱离关系。当然流行书风里面有不少水平高的作品,技法和创新结合得都非常好,但跟风走的大多数人没有达到这个高度,所以整体作品就感觉到比较浮躁。

  记  者:还有一个问题,您觉得现在这个时代的特征是什么?

  谢少承:我认为当今时代,书法的时代特征是多元的,有可能是激情澎湃的、张扬的,展现出的是恢宏的、壮阔的场景。也有可能是江南小桥流水、杏花春雨式的,那种恬静安详的、悠闲自在的传达,和大多数传统文人的艺术追求可能距离不大。这是两极,中间还有一个灰调子层面。总的来说,可能会偏向激越豪放的一面,只是现在我们探索得不够深入,没有更深地切入到表现主义的骨髓中去。因此,这个时代人们的审美追求蕴含着很多不确定性,里面有很多可以选择的审美倾向,我们都可以作为时代特征来选择。

  记  者:所以不管是怎么样一种特征,只要是跟这个时代有关的,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

  谢少承:关于时代的特征,我们还可以找到历史上的参照系,黄庭坚写草书的激越程度,虽然比不上张旭、怀素,但是结构夸张有过之而无不及。再看黄庭坚同时代的书法家也有写得很安静的,像林逋,西湖孤山的林处士,应该说他的书法就是他的人生写照。他喜欢这种孤独与静守,喜欢远离世俗的情调。他跟黄庭坚、米芾的艺术表现手法,完全是两码事,这两人是夸张的、激情澎湃的,那么反过来,林逋又是非常安静的、内敛的,而林逋同样成了北宋书法的一个样板,是宋代书法百花园中的另一朵奇葩,尽管不是主流,但也算一个代表。我们这个时代,应该说书法走到了一个比较高级的阶段了,而且还在继续往前发展。如果今后不中途停顿,这个时代应该会出现一些大师级人物的。能够沉淀下来的作品风格应当是多元的,比如说,宋词中有豪放的,同时也有婉约的,有“大江东去”,也有“小园香径”。至于什么样的书法作品能代表这个时代,我认为,首先是要坚守传统,再图创新,传统技法要占六成,时代与个人修为的影响占四成。二者互为作用,互为因果,水到渠成。只要我们胸怀古今,潜心学习,相信会有不俗作品出现。即使在一个人的作品里面,也有风格反常的,代表两极的东西呈现在众人面前,像苏东坡既有“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慷慨激昂,也有“墙内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内佳人笑”的清新婉丽。所以说,我们当今时代的书法风格特征也一定是对立的,同时不是排他的,有的豪放到极致,有的婉约到极致,它代表不同人,或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对不同审美理念的追求。

  记  者:作为这个时代的这样的书家,应该有一种开放的心态,去激情地吸收各方的营养,无论纵向的、横向的,去感受这个时代,然后创作更好的作品。

  谢少承:是的。我们这个时代,学习书法的优越条件是前人无法比拟的,由于印刷业的发达以及大量考古发现,我们对书法的资料占有量是非常庞大的。而且从中我们可以用大量的古代书迹、刻石,把整个文字发展历程串联起来,寻找书法萌芽到逐步成熟的演变轨迹,窥见古人书写过程中的那种心性和审美追求。然后我们还可以横向看,比如说,看当代的书法动向,了解东西方的绘画、音乐艺术。包括亚洲邻国的、非洲的一些艺术。因为媒体的发达,你随时都可以知道世界各种艺术的最新动向。这样的话,能够与纵向、横向进行各种比较、吸纳,筛选出符合自己性格的、符合这个时代审美特征的书法艺术风格。但是也有一种忧虑,忧虑是什么呢?我们现在接触的世界呀,信息量太大,干扰了我们的思维,满脑子被一些无用的信息占有,我们无法逃避这些信息的干扰,大脑里灌输了大量与书法艺术无关的垃圾信息,使你不可能把心思集中在所热衷的艺术里,对艺术思考的深度必将大打折扣。

  记  者:也就是说一方面要吸收各种各样的营养,另外一方面,要沉下心来,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谢少承:对。

  记  者:谢老师,我刚才看了一些资料,您是学书法的科班出身吗?

  谢少承:我以前是南京艺术学院毕业的,而且在南京艺术学院还拿过刘海粟奖学金。后来又参加过南京大学的艺术硕士的学习,现在也毕业了。

  记  者:那您学书法的路径跟传统的一些路径有什么区别吗?

  谢少承:我写字,经历了碑、帖,碑帖结合的过程,相互一直是在不断地渗透着。因为学碑,能够把线条撑起来,能写大字。帖呢,书法的根本的技术因素都存在其中。就像画画一样,要到生活当中、大自然中去写生,书法就必须要以帖为基础,以碑来作为辅助,写出筋骨,写出精致的笔法和气韵,这样才能够良好地发展。我也走过弯路!二十岁前学当代人,那个时候因为没有更多的书法资料,只能看到报纸上一些当代名家的作品,然后就拿来学,因为没有老师指点,走了弯路,应该说十几二十岁前后人的大脑反应能力、手感,是学技法最好的时期,但是结果走了五六年时间的冤枉路。

  记  者:您得出来的经验教训是什么呢?

  谢少承:得出的经验教训就是,学习传统经典书法是立身之本。它能够纠正航向,将错误的选择,修正到正确的航向上去。

  记 者:我就想多问一点,您刚才说的您十几岁的时候看到报纸上的名家作品,就开始学,您跟名家学,跟古人学,跟经典学,它的区别在哪呢?

    谢少承:当代的名家,因为受当代的历史、见识、当代主流书法观念的影响,很多书法家不可能修炼到像古代书法大家那种艺术表现力的高度,盲目学当代书法家的作品,结果是可想而知了。古人传承下来的经典是什么呢?完全是从历史沉淀下来的,被历史上更多的有识之士所承认的,具有艺术与文化含金量的作品。如果没有经过沉淀的,我们不知道它究竟是好与坏,只有经过历史的淘汰,我们才能知道他的作品究竟具有什么样的价值。

  记  者:对您的评价,评论家是这样来讲的,在您的行草书中看到两个面貌,两极的面貌,在行书中看到了书生的面貌,但是在草书中,大草中,看到了狂徒的面貌,这种评价您认为怎么样?

  谢少承:我是认为这个评价是比较客观的。一方面,写草书就必须要有一种激情四溢的狂情,历史上的草书最负盛名的书法家,像怀素、张旭,包括后来的徐渭,他们写草书都有一种狂气、狂情,有一种醉态,有一种忘我的状态。我有的时候写草书也有一种忘情的状态,就是必须把自己能够融入到一种完全兴奋的、忘我的、半醉半醒的状态,才能写出无意于佳乃佳的草书作品。行书作品它就像行云流水,像涓涓细流,慢慢地、优雅地流淌,这样的作品才可能让人赏心悦目。

  记  者:人说书如其人,而且每个书家选择某种书体,一定是自己特别喜欢才会选择的,您选择行书,又选择了草书,这跟您的性格是一致的吗?

  谢少承:我的性格呢,属于比较内向或者说比较沉静的,但是我的内心还有一种躁动,这种激情有时在酒后,能够反映出来一点。我的内心是不安分的,我渴望有一种激情的迸发,尽管是在当下平淡与闲适不断重复的现实生活中。

  记  者:任何一个书家选择哪个书体作为自己的艺术追求的话,肯定是跟自己内心和自己的性格是一致的,我说您肯定内心有这种炽烈的东西,您说是,但您表面上是很安静的、文雅的。

  谢少承:是吧!我给人的感觉,守规矩、拘谨,平静,但是我也有一种勃发的激情,就像一片平静的湖水,湖水底下可能是暗流涌动,平时很想沉浸在有激情的创作之中。

  记  者:您从事书法,您当时是偶然为之呢,还是刻意去学的?

  谢少承:我从小爱好文学,从小学到中学,我喜欢语文,学校的同学们都知道我的语文学得不错。因为老师也很重视我的语文成绩,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偏科。但当时,写字画画的名气比语文的名气还要大些,由于家庭贫困,画画没条件,所以就以学书法为重点。当兵以后,特别是提干后,部队事务性工作多,但书法这个基本爱好一直没有丢。那些年,我几乎是每天晚上,在工作之余都要坚持个把小时练字,所以慢慢地坚持下来了。

  记  者:坚持了多少年呢?

  谢少承:我当兵有32年了,反正一直在坚持。

  记  者:最初当兵的时候是做什么工作?

  谢少承:我最初是在汽车连开汽车,然后因为在连队办宣传专栏,因为书画方面比较突出,被团里宣传股陈股长和李干事发现,他们一定要调我到电影组当放映员,调入不久,正巧赶上全军“学习科学文化、培养军地两用人才”的一个展览,又被军里发现,调到军里,后来参加了全国统考,考上了南京艺术学院,正是因为当时一连串的机遇,把我送到书法的正途上去了。

  记  者:您刚才说书法把您内心的这种激情,很奔放的东西都表达出来了,那书法对您意味着什么呢?

  谢少承:书法,应该说引领我的精神追求,就是说,如果有一天不跟书法打交道,好像感觉到内心就非常空虚。我没有其他的更多的精神寄托,书法可以说是我终身最快乐的追求,为书法而献身是我人生的大幸啊!

  记  者:那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书法给您带来的这种快乐?写书法的时候,会让您的心很安静,这个社会很浮躁,很多人告诉我说练书法特别苦,甚至有的人不让自己的孩子再去练书法了,但是您刚才说了,您说我愿意为书法而献身,您的这种快乐是什么样的呢?

  谢少承:学习书法对于我来说,至少有三方面的快乐:一方面,当我创作的时候,摘抄古人的诗文,这些诗文词清句丽,本身就具有很强的艺术性思想性,写他们的作品,就等于与他们是一种心灵的接触、一种思想的交流。他们的修为、他们的思想,从作品里面传达到我的思想里面,这是一种千古之间的隔世的交流。另一种快乐,就是当我书写的时候,心情愉悦,心手双畅,写字的过程是一种快乐。第三种快乐,作品完成以后,如果是一件满意的作品,能自我陶醉很长时间,这也带来愉悦的心境。

  记  者:说到您的技法,大家对您的技法和修养都评价非常的高,就是说突破了一些循规蹈矩的框框,您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关于继承和创新,包括自己的书风的形成,先说您的书风吧,就是您的书风是一种什么样的书风呢?是怎么形成的?

  谢少承:我的书风,应该说现在还没有定形,但是我最初的书风基本上是以“二王”一路为定位,包括对颜真卿、王铎一路而下的吸收,时间跨度比较大。但是后来我又偏爱像董其昌、赵孟頫这些更加安静一路的风格,而且从他们那里学到不少“二王”以外的东西,再加上我有学碑的基础,多方面技法进行嫁接、磨合、锤炼,以至成为今天这种“四不像”的特征。

  记  者:其实成为一个书法家,成为一个大家,技法仅仅只是一方面?

  谢少承:我曾经跟很多人交流过,技法(包括用笔)在书法创作的最初的阶段,它是非常重要的,具有先决性质。在一个书法家成长的过程当中,技法的分量应该占60%,最初的这个60%是基础,如果一开始就忽视技法,只重修养,以为修养是万能的、通吃的,可能将来是要为这个偏颇的选择埋单的。但是单纯地强调技法层面的60%,也是片面的,在技法锤炼的同时,应该兼修另外40%的人生修养,这40%的修养作用于我们学习书法的全过程,它能提高我们的审美鉴别力和思维深度,扩充眼界,提高创作能力。

  记  者:您的书法,我看了一些评论的文章,说您的书法在不同时期,都表现出来不同的面貌,而且是随时变化,可能不同阶段就有不同阶段的面貌,您是会把生活中感悟的一些东西放到您的笔墨之间的。

  谢少承:这里包括:首先,我的书法的审美观在不断变化,各种微调都可导致不同的面貌出现;其次,人是有情感的,随时都会有情绪波动,喜怒哀乐,情动于衷,在笔端都会不自觉地表现出来。恰恰因为这些变化,才造就了作品风格的丰富性。最初我学书法的时候,首先追求整齐、好看,众人看了以后,感觉到舒服。但是随着书法技艺的不断深入,自然地就会认为这都是些“小儿科”,没有更深刻的内涵,没有揭示出书法艺术的本质属性。比如说,书法里面有很多的对比关系,粗细、长短、疏密、干湿浓淡等等,这些东西如果添加进去以后,作品里面充满了矛盾,便有看头了。这个世界所有的事物,都充满着矛盾,都是辩证对立的统一。中国人讲的阴阳,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对比愈强烈,变化就越大。如果夸大了对比关系,变得不那么中庸了,就会受到大众审美眼光的抵制,只有少部分具有艺术修养的人才能看出其中的道理来。我现在有时候的书法创作,做一些强化矛盾对立的尝试,可能不成熟,也不一定得到别人的欣赏,但自己感觉这个路子是走得对的,算是大胆探索,扩展创作空间吧。

  记  者:矛盾的对比?您是说要制造矛盾,特别要制造一些矛盾,去解决矛盾、化解矛盾,所以,这跟人生是一致的,是吗?

  谢少承:是的,从宇宙的本体来讲,它都是充满着矛盾对立的,充满着阴阳对立之中的平衡,有阴必有阳,有生必有死,有盈必有亏,推及世界诸象,皆如此。没有矛盾的对立,一切都无生机,生命也将不复存在。只有在阴阳平衡当中,它才能显示出均衡的、对立的、矛盾的美。矛盾是世界向前发展的原动力,在矛盾对立中产生动力与势能,从而推动事物不断向前发展。

  记  者:书法跟人生是一样的?

  谢少承:是的,就是说通过读书和思考,然后恍然有所悟,哦!整个世界与整个艺术中蕴含的道理,它都是相通的!从书法当中你会体悟到宇宙发展变化的基本规律,这是小规律与大规律之间的关系、局部与整体之间的关系。整个宇宙充满着矛盾,当然,它一定有一个平衡的支点,不然它就会失衡,会倾覆。书法里面应该有矛盾冲突,然而,矛盾的冲突要把它限定在一定范围之内,你刚才讲的叫化解矛盾,调和矛盾,最后达到矛盾对立中的和谐统一,它才变得高级。

  记  者:您能谈谈书法艺术审美吗?

  谢少承:书法的审美是多种多样的:一种比如说像王羲之这样的,中庸的,像赵孟頫、董其昌这样的,比较内敛的作品,它会给人安静、平和的感受;另一种像张旭、怀素的,徐渭的,给人的感觉是激情澎湃,有一种势不可挡要把你的情绪调动起来。如果说前者是闲适的,后面则是躁动不安的;一种是和风细雨式的,一种则是翻江倒海式的。两种审美都有它的价值,有它的存在理由,都能给人一种审美愉悦,只是表现方式不同。

  记  者:但是不管哪种审美,都会给观者,给后来人带来一种内心的碰撞和感悟。无论安静也好,狂躁也好;无论是一种很雍容也好,很优雅也好,其实都能跟中国人内心产生很多共鸣。

  谢少承:是的。

  记  者:那您想追求的审美情趣是怎样的?

  谢少承:我的追求,一直是比较矛盾的,矛盾在哪里呢?我很安静的时候,我就会追求一种比较安静的东西,就写点不激不厉、平和中庸的东西。有的时候呢,一时激情来的时候,或者有的时候偶尔喝了一点儿酒,激情澎湃,写出一些行草书,速度很快,那时感到激情不可抑制。两者都有,不是很固定。诸葛亮讲,“宁静致远,淡泊明志。”一个人心情浮躁,就不会静下心来,沉潜在自己的世界里,去深刻地思考一些东西,总会被一些驳杂的念头吸引和牵挂着。刚刚说矛盾,这里就遇上矛盾了,这对矛盾就是“得”与“失”。如果我孤注一掷,钻进终生无悔的书法爱好里,心无旁骛,可能会收获我们孜孜以求的书法事业的成功,但也会失去交友、上网、旅游等诸多的乐趣;而如果我们想把人间能够得到的快乐都要享受一遍,想在众多的追求中都获得成功,那任何兴趣爱好只能是浅尝辄止!我的个人目标是明确的,首先书法这个终生爱好不能丢,但我又不是那种清教徒,其他的快乐偶尔也享受一下。说到底,名利只是身外之物,可有可无,不刻意追求,追求多了,必累此身!留下大块儿时间沉下心来,慢慢地以滴水穿石的方式,渗透书法。

  记  者:您说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这是艺术最高的境界,有人认为雅俗共赏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您追求的是雅俗共赏呢,还是阳春白雪呢?

  谢少承:雅俗共赏当然是好,因为我们从历史上的书迹来看,被认可的大多是雅俗共赏的作品,像王羲之的《兰亭序》大家都认为赏心悦目,但是他有的草书作品呢,并不那么让大众顺眼,感觉这个字怎么这样写?背离了老百姓的欣赏习惯,离雅俗共赏已经有一定距离了。曲高和寡,是一个很高的境界!这种境界的实现,必须要经过长时间的基本技法的锤炼,特别需要有很高的审美鉴别力和艺术创造力,没有对艺术规律深入的理解与把握,不可能达到曲高和寡。当下有人以曲高和寡作幌子,自欺欺人,鱼肉大众,实在让人侧目。

  记  者:您对当代书法有何评价?

  谢少承:我们当代的书法创作应该说是一个辉煌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书法,或许会是与唐诗、宋词相对应的时代。可能有人感觉到我高估了,但是据我来看,我们当代有一些书法能手,已经不让古贤了,尽管没有达到“二王”,或者颜真卿、米芾的高度,但是至少说有一个比较庞大的书法队伍,形成了一片可观的书法高原。所以我看好当代书法浪潮,我相信这个时代的书法运动会被艺术史记住。

  记  者:形成一个书法时代。

  谢少承:轰轰烈烈的书法时代。

  记  者:那伟大的书法时代,一定会沉淀出来很多的书法大家,您觉得您心里面的这种大家是什么样的?

  谢少承:技术与修养全面的,有宏观的艺术视角的书法家,他们一定不会局限于书法,一定具有纵横万方的艺术穿透力。

  记  者:这次“三名工程”选出来的50位作者都是书法名家。

  谢少承:我在路上,还在不断地追求,只问耕耘不问收获!我感觉到还有很多的不足,有的时候,写出来的作品,回首一看,总不满意,想表达的东西没有达到,所以觉得我自己很渺小,没有达到我自己想象的境界。

  记  者:您想象的这种境界是什么样的?心到、手到?

  谢少承:对,心手相应,不期然而然。把自己对艺术的思考、真实的情感、人生的历练过程,那种生命的轨迹,在书法当中恰当地反映出来。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大厦网 ( 皖ICP备14013969号-1 )

GMT+8, 2018-4-27 12:50 , Processed in 0.18401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