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中国书法大厦网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展厅  > 篆刻创作

细品闲章

2018/5/24 17:03:23 人评论 信息来源:搜狐 作者:龙灵书道

闲章是少女唇边的一朵微笑。它不像传国玉玺,象征着绝对的权力,也没有将军、司马、太守一般的威严,它没有贵妇名媛的矜持,也不像草民百姓姓名章印证身份、钤印契约的板滞。一轴画卷,一帧书法,有一颗红红的闲章,原来寂寥的境界,便鲜活灵动起来。即便在一册书的扉页钤…

闲章是少女唇边的一朵微笑。它不像传国玉玺,象征着绝对的权力,也没有将军、司马、太守一般的威严,它没有贵妇名媛的矜持,也不像草民百姓姓名章印证身份、钤印契约的板滞。一轴画卷,一帧书法,有一颗红红的闲章,原来寂寥的境界,便鲜活灵动起来。即便在一册书的扉页钤上一枚闲章,也像茫茫雪野中一枝红梅,醒人眼目。

依托于中国古老汉字的篆刻艺术,是像书法、京剧一样滋生在古老东方文明中的独有国粹。它熔诗词、书法、绘画、雕刻诸种艺术于一体,其博大精深,不可方物。从材质的金玉木石,到布局章法的“看似疏可走马,实则密不透风”,从刀法切冲的蛮辣,到笔画圆朱文的婉转柔美,方寸之间,无不映现大千世界的天光云影。清高凤翰联云:“开池纳天影,种竹引秋声。”闲章,正是古人开凿的一方塘陌,植下的一丛幽篁。

闲章如诗。诗言志,闲章最能披露古人冲淡平和的心态,磊落旷达的胸襟。“天道忌盈人贯知足”,“所欲不求大得欢常有余”,是古人乐天知命的写照,“抱松柏之坚心”、“心境如冰”、“一园水竹权为主”,“闭门读奇书,开门延高客,出门寻山水”,也无不反映出古人“吾善养吾浩然气”的胸怀。晋陶渊明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佳话,但后人却反其道而行之,刻“为五斗米折腰”闲章,细细品览,似乎可见杜工部“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的无奈,透露出为生计所迫不得不趋炎附势的悲凉。

闲章如画。古人常常啸傲林泉,风流山水间,所篆印章,三五字间,竟能豁显出生动的意境,明艳的图画。品“听鹂深处”,犹如置身森林木间,听黄鹂鸣春。观“寒香深处”、“梅花作伴”,似有一缕暗香,正从篱边的腊梅边播散缕缕清芬。至于“家藏七十二峰”、“三十六峰常周旋”,甚至“万水千山独往来”,自是古人纵情山水,师法自然的表现,既可体味“山静如太古,日长如小年”,又可以“看尽落花能几醉”以“占断烟霞不老身”自豪。那些“纸窗竹屋灯火青荧”的幽雅,“亭映江月”的静谧,怎能不使“身在绿竹翠柏黄花红药之间”的人忘却尘世的烦忧,将人与自然融为一体?

闲章如史。潘奕隽以“两登泰岱再游黄海三宿五台”的闲章,表现他“看尽九州山水”的豪迈情怀。康有为在维新运动失败后,以一方“维新百日,出亡十六年,三周大地,游遍四洲,经三十一国,行六十万里”的4厘米见方的朱文印章,把一生重大的政治活动,囊括在印文里,堪称“印史”。齐白石注《忆罗山往事诗》:“余学刊印,刊后复磨,磨后又刊,客室成泥,欲就干,移于东,复移于西,移于八方,通室必成泥底”。他把自己喜爱篆刻,刻苦自励的往事,刻成一方印章“夜长镌印忘迟睡”。

书酒相伴,最可见古人雅人深致。蒋仁有“左经右史”印,奚岗则“以山水文籍自娱”。陈鸿寿更是“好书到手不论钱”。以至于有自号“书淫”者,感叹“书味是真”。而“壶中日月长”、“深得酒仙三昧”,更把古人“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情态描摹得淋漓尽致。

闲章多属金石,自有冷冰坚硬的外表,但印文中的绵绵情致,却大可温暖人心。“别时容易见时难”道出多少痴男怨女的心声,若“只寄得相思一点”之后,再钤上“千万珍重”,那一份人间真情,怎能不使人如坐春风?

古人篆印藏印留下许多让后人称道的逸闻趣事。宋代文学家周密刻有“玛瑙寺行者”印,不想到元代赵孟頫,刻了一方“水晶宫道人”印,虽隔数百年,二方印文对偶巧妙,堪称一绝。扬州八怪之一高风翰,集藏秦汉印章五千余方,其中一方汉代文章大家司马相如的玉印,高极为珍视,不肯轻易示人。济南文士朱文震也嗜藏印章,恰得“卓文君”印一方,欲托权贵使“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珠联璧合,高凤翰面对说客,离席半跪正色道:“凤翰一生结客皆与朋友共,其不可共者唯二物,此印及山妻尔”!说客碰了一鼻子灰,只得讪讪离去。

闲章印文只是篆刻艺术的冰山一角,虽然识不得籀文大篆,只能对着楷体的印文细细揣摹,但我并不遗憾。余光中有诗道:“那么多的表妹走过荷塘,我只能采摘其中的一朵”。其实,一朵就足够了


本网编辑:项硕


58.6K

相关展厅

  • 光大·印相—当代佛印六人提名学术展

    光大印相——当代佛印六人提名学术展在中国光大银行阳光艺术空间举办,展览提名曾翔、邹涛、朱培尔、李逸之、叶青峰、丁宝子六位艺术家共108件作品参展。 此次展览是由《先风》杂志、北京过云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办,中国国家图书馆文津书院、《中国民族美术》杂志协…

    2018/4/19 10:25:55
  • 邓石如 | “书从印出,印从书出”

    作为清代碑学书家巨擘,他的出现标志着碑学派用毛笔在宣纸上书写魏晋南北朝碑以至汉碑等的成熟,碑学通过广泛地吸收传统营养,融会贯通,已经创造出自己的碑派面目。时人对他的书艺评价极高,列其篆、隶书为“神品”,称其“四体皆精,国…

    2018/5/2 16:25:20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