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中国书法大厦网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展厅  > 篆刻创作

篆刻:用刀是一门奇特的学问

2018/6/20 10:10:21 人评论 信息来源:网站 作者:深圳市书法院

一點欠安,全印皆失。改印,當改則改,遇善則止。改過了頭,也會有蛇足之弊。楷書入印而有金石氣,全在於作者採用了魏晉時期高古一路的楷法。精整印,病在匠氣過甚;寫意印,病在妄態過甚。“匠”、“妄”得體並不為病,而病在其過…

篆刻:用刀是一门奇特的学问

吴昌硕作品

一點欠安,全印皆失。

改印,當改則改,遇善則止。改過了頭,也會有蛇足之弊。

楷書入印而有金石氣,全在於作者採用了魏晉時期高古一路的楷法。

精整印,病在匠氣過甚;寫意印,病在妄態過甚。“匠”、“妄”得體並不為病,而病在其過甚。

齐白石篆刻印面

不重覆古人,也不重覆自我,以虛帶實。

治心為上,治技為下。唯學人有自我之見地,出人設想,其作方能以心制技,不落俗套,不囿舊格而顯露出純屬自我的創造才能。

一般刻小篆印,皆喜把一些直筆有意拉長。長,固然會產生委婉之趣,然委婉失當也會生造作之病。相反,令某些長筆蓄勢作收縮狀,反而會獲得不尋常的筆短意長的藝術效果。

“計白當黑”是章法的極則。然“計白當黑”之真諦,不盡在第一層面上的虛實對比,更妙在深層次上的虛實對比,當然也包含著虛實的相生。

陈巨来篆刻作品

方筆之用易得其勁;圓筆之用易得其暢。以方筆而拒圓筆,勁過則脆,少柔趣;以圓筆而拒方筆,暢過則滑,少剛趣。方圓能用之入妙,剛柔相濟,勁暢兼有,奇趣乃生。

寫意決非隨意,寫意之難,難在寫神。要寫神又當以精心為前提。

寫意印的用刀不宜纖弱,而宜潑辣;不宜做作,而宜自然;不宜簡單,而宜簡練;不宜直露,而宜內斂。

寫意印要殘蝕印面。

配篆是章法的前奏,切不可太疏闊大意。治印者當熟知每一篆字的多種寫法,知其繁簡,曉其方圓,明其長短,察其正欹,擇善而從,則可獲得理想的章法。

冯宝麟篆刻作品

用刀是一門奇特的學問,刀太直爽,界限太清晰,往往會失去渾脫感;刀太飄忽,界限模糊,往往又會失去明確性。

在印章裡直通上下的線條本來就難以安置,強化它,突出它,無疑是為自己出難題。

只有建築在深邃理性思考基礎上的創新,才是經得起檢驗的佳作。

用刀講圓,不能拒方;用刀講方,不能拒圓。但方圓並用又當有重輕,主次之分。要之,求勁挺宜以方為主,求醇暢宜以圓為主。

論印論刀,一如論畫論書及論筆。

要刻好印,應注意寫好字,金文、小篆及繆篆之類。

白文印以小篆配篆,是險而又險的一種處理手段。

李刚田篆刻作品

“率真”的獲得並非出自天成,它的背後正反映了作者嘔心瀝血的推敲,說到底是通過千雕萬鑿的努力,用近似不雕不鑿的面貌出現而已。

好的將軍印妙處在於信手錘鑿,疏朗欹正,斑駁殘蝕。漢白文印之妙處每每即在方圓兼用,或外方內圓,或外圓內方,遒勁中見樸茂之藝術魅力。

刻鐵線篆印,既要講流暢舒展,又要講雍容堂皇,有前者而失後者,印易墜入機巧;有後者而失前者,印易墜入空蕩。

讀印如品詩,要貴在粗讀得趣,細品得韻;粗讀與細嚼都經得起回味。

刻巨印,氣格要大,而不單是印的體積大。氣格大,還要有拙的用力,這樣才相得益彰。

方介堪篆刻作品

在篆刻的藝術裡,刻是篆的繼續與昇華,故而不應以刀代筆,而應筆刀互利,筆刀互見方佳。在處理時,往往用外方內圓,兼及外圓內方的辯証手法。若外方內亦方,必墜於脆薄而喪失韻味;若外圓內亦圓,則又失於滑溜而喪骨,皆不足取也。

印文不僅是由線條所組成,同時還是線條與空間的組合體。而欠老成的作者,在處理篆法與章法時,其疏忽的往往不是線條,而是線與線之間的空間。這是每一個治印者所應引起注意的。

作為印人,我們不能只注重於刀與石的碰撞,更要強調刀石背後藝術修養的積蓄與昇華。

處理章法之疏密當去瑣碎,求集中。

大白文印用刀直衝宜有“橫鱗豎勒”感,真力彌漫,放膽驅刀。

刀者,印之生命也。治印雖一刀足以為用,然一刀非法也。治一印,刀刀求變,此為炫奇;治一印,識勢運刀,刀筆合一,變化入度,方稱妙製。變化者,以刀論,當刀角、刀刃、刀背兼施,見機而運,勢若羚羊掛角,了無痕跡。變化者,以點論畫,當方圓、逆順、潤燥並用,內涵豐富,手段老而一如信手拈來。

刘彦湖篆刻作品

治印當練腕力,力強則氣厚,刀如筆運,心手雙暢;治大印尤需腕力,腕力與膽力的結合,則可拒小巧輕靡;治大印有腕力、膽力、心力的相參,則個性易出,個性強烈,解衣滂薄,自有萬千氣象。

治大印,悟甌海漁人左右搖櫓,曲中生直之訣。每治大印,以刀為櫓,由曲生直,運刀力求擺動,線條力求拗執,繞折處力求敦實,以期獲一波三折之趣。

一印雖小,確應如一篇文章一出戰,有頭有尾,有主有次,有抑有揚。

章法欠佳,為印之大失,失為全局之失,非一筆一刀之失。

刻印有別於書畫創作之一點,即無論印為朱、白,其邊欄皆為作品之一部份。治印兼及邊欄,方稱是完整的構思。

寫意印之要旨:

1. 章法忌平求奇,然奇中當寓平和拒怪誕。

2. 文字忌板求靈,然靈中當寓莊重拒油滑。

3. 印面忌膩求蒼,然蒼中當寓完整拒瑣碎。

4. 以全印論,寫意印雖貴在得意,然於大大咧咧中寓孤詣苦心而拒潦草荒率。

本网编辑:陈甜甜

 

58.6K

相关展厅

  • 光大·印相—当代佛印六人提名学术展

    光大印相——当代佛印六人提名学术展在中国光大银行阳光艺术空间举办,展览提名曾翔、邹涛、朱培尔、李逸之、叶青峰、丁宝子六位艺术家共108件作品参展。 此次展览是由《先风》杂志、北京过云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办,中国国家图书馆文津书院、《中国民族美术》杂志协…

    2018/4/19 10:25:55
  • 邓石如 | “书从印出,印从书出”

    作为清代碑学书家巨擘,他的出现标志着碑学派用毛笔在宣纸上书写魏晋南北朝碑以至汉碑等的成熟,碑学通过广泛地吸收传统营养,融会贯通,已经创造出自己的碑派面目。时人对他的书艺评价极高,列其篆、隶书为“神品”,称其“四体皆精,国…

    2018/5/2 16:25:20